观观观观观自在

摸上键盘纸笔的时候认真得简直就像个贴膜的。

【叶黄】『伪科幻』 泯 『16』

完结撒花!( ̄▽ ̄)o∠※PAN!=.:*:'☆.:*:'★':*

 来跟我念:观观好甜

1 2 3 4 5 6 7 8 9 10 11 12 13 14 15

起床了发完结感言


16

黄少天把取出的芯片塞进贴胸口袋里放好,轻轻把YQ的遗体平放在地上。他强忍翻涌而来的情绪,捡回耳机戴好,找了一把凳子架在切出的洞口下,一个人爬回了通风管。他学着肖时钦的样子把切割下的金属网板按原样焊接好,一边焊一边豆儿大的眼泪就吧嗒吧嗒掉下来,落在焊接笔上,汽化后部分遇冷液化为细密的烟雾。他一个人坐在黑暗的通风管里,打开手臂上的电子屏,插入芯片。

喻文州那里突然源源不断地传来芯片中包含的程序内容。黄少天将芯片数据全部传输完毕后,一言不发的沿着来时的路爬回去。他接通了喻文州的通讯频道,喻文州也不去扰他,安静地给他指路。

黄少天就快到起初和大部队分开的地方时,整个智慧军团占领区警报骤响,冯宪君暂时接手喻文州的频道,

“你不要从周泽楷他们的入口下去了,直接原路返回。”顶头上司冯宪君下达了命令,“喻组长请立刻组织有生力量进行破解反击。”

黄少天想也知道警报声起是因为什么,倒抽一口冷气。他迅速逃离智慧军团控制区,一出通风口,却在电梯井遭遇了一队百来人的复制体。一百来个一摸一样的,有着叶修外表的异类。

领头的从胸袋拿出一个银质烟盒,点了一根抽上。过了一会儿他猛烈的咳起来,把烟盒塞回胸袋,笑说:“这是我和父体最大的分歧了……烟草对于他是至宝,对于改造为生化人的我来说,则永远适应不了。”

黄少天再度迅速组装好斧炮,冷冷道:“YX000,你今天死定了。”

YX000弹了弹烟灰,说:“死亡不过是肉体的陨灭,如今灵魂却可以借助生化复制体来延续创生。我相信如果不是我暴露了我生化复制体的身份,时至今日,你一定还很愿意叫我一声老叶。”

然而没等他说完,黄少天已经拿斧炮对准了他,准星自动聚焦:“自毁程序已经到了喻文州手里,今天就让你死得连渣都不剩。”

YX000的瞳孔微微放大,显出一丝意外。黄少天冷笑着靠近他,他则示意身后的复制体队伍后退。

黄少天道:“你没有退路了,早死早超生——不,像你这种钢铁架子,是超生不了的。”

“现在想绑我做人质也晚了!”

YX000闻言无奈地摆摆手:“不可能,我的行为还有20%来自父体的意识,仅凭这一点,我是没有办法对你进行超出范围的可能伤害的。”

黄少天一怔,YX000接着抛出一个巨大的引诱。

“你就不想知道父体现在在哪儿吗。”

几乎是喻文州向智慧军团区开启程序辐射的同时,黄少天拉着被电磁锁拷住的YX000走出旋梯,来到人类主控区。喻文州没有向冯宪君请示就默许了黄少天活捉反动头目的行为。YX000进入人类主控区后,立即受到了最高级别的监禁。

现在他是光杆司令,所有手下全部在自毁程序开启的同时自相残杀。他孤身一人被敌方日夜监视,仍然能气定神闲地和审问人员绕弯子。

“我说了,等到集体销毁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。”黄少天第十七次审问无果,一拳捶在监禁室的特种玻璃墙上。喻文州把他拉走了。张佳乐脸上带着擦伤,推着出院的孙哲平路过,各自往里睨了一眼,又默默走了。

负责摧毁生产基地的小队成员都有不同程度受伤,方锐属于比较惨烈的,一度病危,所内担保人林敬言给他签下病危通知单后三个小时,也许是人本能的求生意志作祟,他奇迹般的脱离危险,渐渐好转。

一切都在变好,只有始作俑者还不知所踪。如YX000所说科研所内正在准备集体销毁YX机的残余,他也在其列。

黄少天曾有一次审讯时说,如果绕开你父体的设定,你估计会比现在更丧心病狂——至少会毫不犹豫的对我下手。

YX000摆摆手:“没有这种说法,灵魂是不能凭空产生的,我只能是基于父体灵魂的存在,没有了父体给予的原生模本,我什么都不会是。”

那天黄少天一个人走出监禁室。集体销毁的日子越来越近了,各个工房也在紧锣密鼓准备着,他赶着回去帮忙。

销毁仪式举行当日,整个科研所所有人员集中在回收中心。一批批的YX机通过传送带被送进销毁室,冯宪君正在台上进行报告演说。

“……不符合规则的,无序的生产研究,极易酿成大祸……”

“……科学的目的是服务人类……”

YX000全程一言不发,被押进销毁室。黄少天站在人群中,看着他作为唯一的可活动机械走进去,接着销毁室的门禁关闭,销毁机制开始运作,仅余一面透明观测窗朝向回收中心,方便监视。

传送带缓慢开动起来,YX000自觉地躺了上去。他途经观测窗时,黄少天突然走出科研人员的队伍,来到销毁室的观察窗边。YX000孤零零的躺在一堆合金线和反应炉残骸中。他的原子炉仍然散发着微弱的蓝光。他看向走来的黄少天,微微动唇。

“……父体已经死亡,我将他粒子化,现在由我代替他,向你说一声告别……”

“黄少天,”他抬起破碎的露出合金骨架的手指。

第一道机械臂压下,合金骨架齐齐压断,金属骨骼从他的表皮戳出。

第二道机械臂压下,他下半身的零件迸飞,原子炉燃烧起来冒出黑烟。

叶修生前,YX000生前英气的眉眼被熏得一片漆黑,黄少天静静的扒着观测窗的玻璃,眼里晶莹的光芒流转。

YX000唇上的仿真皮肉己经有部分溃烂,他蠕动着嘴唇,最后做了一个口型。

拜拜。

第三道机械臂压下,他的头骨变形压扁,眼珠爆出落进传送带下的废料槽,一团团的合金线错乱的缠绕着被挤出,夹杂残缺的碎裂的金属片。

黄少天紧贴着透明的玻璃观测窗缓缓坐到地上,张大了嘴,双手捂住面部,肌肉不断抽搐抖动。押送YX000的人员之一走过来,转交他一个银质烟盒。里面的烟已经抽完了,还依稀残留着烟草和薄荷的味道。

他无声地哭了出来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
评论(16)

热度(14)